豪彩vip
掃一掃關注我們

家鄉的老桑樹

發布日期:2017-06-15  瀏覽次數:3899

    小時候,我家后門前有一棵老桑樹。

    曾幾何時,我想寫點只言片語,回憶從前。或許是年歲漸長的緣故吧,漸漸的開始懷念過去。然而,我不知何從下筆。那時的人、景、情都歷歷在目,記憶猶新。可每次坐在桌前,伏于案上想寫點什么的時候,總感覺思緒萬千,斑駁陸離,甚至連篇名都取不好。就以家門前的老桑樹為題吧,最令我魂牽夢繞的,始終非它莫屬。

    在外出求學之前,我家是住在河邊的。河岸里邊,是廣袤無垠的田野。在我出生的那年,爺爺親手種下了一棵桑樹。它一直伴隨著我,從咿呀學語到長大成人。桑樹比我長的快,不待幾年,就已勢可參天了。每年的仲春時節,它早已枝繁葉茂,遮天蔽日。遠遠望去,婉如一頂碧綠的華蓋矗立在爭奇斗艷的群芳之間,挺拔偉岸而又寧靜淡然。孩童們倚在粗壯而龜裂的樹干上假寐,輕歌,或在濃密的樹蔭下無憂無慮的追逐嬉戲。此時的老桑樹像一位言語不多、和藹可親的老人,用慈祥的目光端詳著我們,笑意盈盈,愛意融融。

    春天的鄉野是生機勃勃綠意盎然的。隨處可見的是姹紫嫣紅,郁郁蔥蔥;隨處可聞的是芳香四溢,沁人心脾。貪玩的孩童們追蜂逐蝶嬉笑玩鬧,或藏于巷口,或隱于花間。等到被抓住時,朝他們身上輕嗅一下,夾雜著泥土芬芳的鄉野氣息彌漫四周,溫暖、香甜。現在的孩子們,擁有種類繁多琳瑯滿目的玩具和零食,但他們并不比從前的我們更快樂。那時的孩子們雖然物質匱乏,卻可以玩出多種多樣風格各異的游戲。無桑不成野,無蠶不話桑。對于鄉下的孩童們來說,養蠶是不可或缺的趣事之一。他們會將采來的肥大嫩綠的桑葉輕輕鋪在自制的精致小紙盒里,再小心翼翼放上蠶卵。細心呵護,焦急等待,期盼著蠶寶寶早日長大,結繭抽絲。如同初為人父人母的年輕人對待自己尚在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孩子一樣,滿懷濃濃的愛意與溫情。然而,春蠶到死絲方盡,等到那天到來時,他們也會戀戀不舍,滿臉的失落與憂傷,并期待著明年的春天趕快到來。

    時間不知不覺來到了夏天。老桑樹下,孩童們三五成群,歡聲笑語,如同游玩在童話樂園般流連忘返。桑葚熟了,頑皮的孩子們像樹林里跳躍的小猴子一樣爬上枝頭,摘食那可口異常、甜美多汁而又顏色炫目的桑葚。即使撐到肚子像個小西瓜,也依然手在動,嘴不停。他們爭先恐后的攀爬,肆無忌憚的吞咽。手指浸紅了,嘴唇染紫了。這一切,直到現在還是讓我心馳神往。那宛如鉆石般晶瑩的紫紅桑葚,懸掛于如同翡翠般溫潤的碧綠桑葉之間,在落日余暉的潑灑下,形成了一副美不勝收的田園歸晚圖。在圖畫的另一角,田間的秧苗茁壯而青翠。農人們驅著水牛耕田犁地,在斜陽晚照中,依舊會熱火朝天的耕耘著。勤勞樸實的他們,揮灑著汗水,播種著希望。田邊花叢里,陌上枝頭間,蟲鳴鳥啼,讓人沉醉不知歸路。

    鄉野的美景,又豈能觀之一隅呢?攀桑遠眺,目光所及之處,余霞散成綺,澄河靜如練。波光瀲滟的裕溪河面上,艄公悠然自得不緊不慢地搖動雙槳,渡人去城里趕集做工。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無論風和日麗、雨雪冰霜,這始終是河面上一道最靚麗的風景。等到端午時節,仲夏之際,有時還會看到數年一遇的龍舟競渡的壯觀場景。望河里,百舸爭流,千帆競發,猶如千軍萬馬馳騁廝殺于疆場;觀河岸,人聲鼎沸,搖旗吶喊,似有山崩地裂之勢,驚得幾只沙鷗野鷺在河邊垂柳下低翔、徘徊。人與自然,是那樣的和諧。湛藍的天,潔白的云,清澈的水,敦厚的人,自由自在的飛鳥魚蟲,交相輝映,怡然自得。此景只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觀。

    回憶的思緒被再度拉回,時光的攝影機將畫面定格在河邊的垂柳上。碧玉妝成一樹高,萬條垂下綠絲絳。四明狂客的大作,用在此處最恰當不過了。賀老前輩可能不會想到,一千多年后的孩童們放學后,連家庭作業都會拋之腦后,跳上柳樹,折下枝條,編草帽,扮作八路軍打鬼子。也有的孩童會折下粗壯一點的枝干,制成屠龍刀,倚天劍,創門派,立山頭,舉辦武林大會,推選武林盟主,江湖險惡,快意恩仇。只是不知,長大以后有幾人能成為俠之大者,替天行道,除暴安良。或許,都湮沒在這欲海沉浮、人心不古的醬缸里了吧?

    后來,人間四月芳菲盡。漫天飛舞的柳絮如紛紛揚揚的雪花灑落人間,卻也無需傷感。正如韓愈詩中所寫:草樹知春不久歸,百般紅紫斗芳菲。楊花榆莢無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飛。是呀,傷春尚且感嘆蓮花怒放呢。熱情奔放的炎炎夏日,自是風景這邊獨好。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池塘里,蛙聲處,不可計數的青葉紅花,或鋪于水面,或傲立池間。時而拂過一縷清風,引得池塘深處沙沙作響。想那瑤池仙境,也不過如此吧!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野小子們摘下荷葉,做成斗笠蓑衣,著于身上,一派古代隱士的風范。俏姑娘們也會悄悄的摘幾多荷花,或藏于荷包,或把玩手上。人與花相映,情與景相牽……

    人生,走過了春與夏,來到了秋與冬,悄然不覺。不畏將來易,不念過往難。那就暫停于今日吧。未來的秋冬時序,自然會別有一番景致,需要漸入中年的我們去觀,去思,去寫。那一副絢麗多姿的鄉野秋冬圖,尚在醞釀中,正待揮毫時。放翁詩云:勿言牛老行苦遲,我今八十耕猶力。畜尚如此,況人乎?編一首詩,算是跟往事干杯吧!

     啼鳥催耕繞青秧,

     朝霞蔽日艄公忙。

     端午偶看龍舟渡,

     小滿皆食陌上桑。

     鄰家綠柳織箬笠,

     池間青蓮作衣裳。

     兒童放學又歸晚,

     田家好景處處藏。

       明天,我做了一個如飛花般輕盈的夢,在夢里我讀到了一首詩: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的深沉。艾老言之,于我心有戚戚焉。你呢?

       當時明月在,曾照彩云歸。                   

                       (安徽富煌鋼構股份有限公司)

 

分享到:
豪彩vip

<address id="tpjht"></address>

          <sub id="tpjht"><dfn id="tpjht"><mark id="tpjht"></mark></dfn></sub><address id="tpjht"><nobr id="tpjht"></nobr></address>

          巧家县 | 沾益县 | 东安县 | 留坝县 | 山西省 | 方正县 | 嘉义县 | 辰溪县 | 鸡东县 | 双柏县 | 淮阳县 | 阜阳市 | 偃师市 | 荣昌县 | 偏关县 | 师宗县 | 油尖旺区 | 蓬莱市 | 南漳县 | 民权县 | 杭锦后旗 | 泰来县 | 环江 | 大厂 | 岳西县 | 尤溪县 |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